• 网站首页
  • 热点新闻
  • 科技资讯
  • 人工智能
  • 汽车要闻
  • 财经动态
  • 企业讯息
  • 娱乐生活
  • 股市动态
  • 异军突起迎驾贡:2021年A股白酒最大黑马如何长成

    发布时间: 2021-11-23 12:43:56首页:懒人科技 > 财经动态 > 阅读(1047)
    复制

      11月22日,A股白酒板块开盘走强。当日,迎驾贡酒(603198.SH)涨3.31%,收报66.74元/股,股价创下历史新高。

      和2020年行业普涨不同,2021年,A股白酒板块出现了极端分化。2020年领涨的次高端白酒酒鬼酒(000799.SZ)和山西汾酒(600809.SH),今年都未能在板块涨幅榜上排到前列,2020年白酒涨幅榜第三、全年暴涨211.56%的金种子酒(600199.SH),今年更是由涨转跌,股价回调了14.17%。

      毫无疑问,迎驾贡酒是今年A股白酒板块的最大黑马。将今日涨幅计算在内,迎驾贡酒2021年已累计上涨94.32%。这一股价表现,在今年A股白酒板块可以排到第二位,仅落后炙手可热的明星标的舍得酒业(600702.SH,年内涨幅131.15%)。

      年内接近翻倍的涨幅背后,是持续超预期的业绩。今年前三季度,迎驾贡酒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速分别为42.6%和80.8%,两项数字不仅超过了地产酒的平均增速,同时也超过了二线次高端白酒的平均增速。

      作为“徽酒四朵金花”之一,迎驾贡酒曾经在很长时间被古井贡酒(000596.SZ)和口子窖(603589.SH)压制。

      如今,在股价猛涨一年后,迎驾贡酒已成为安徽第二大酒企,市值(534亿)已甩开口子窖(409亿)超百亿。

      你追我赶之间,迎驾贡酒是怎么异军突起的?

      迎驾贡酒破局

      迎驾贡酒的前身是1955年始建的霍山县国营佛子岭酒厂。在成立之初,佛子岭酒厂扎根于六安市农村市场。

      1997年,原国营佛子岭酒厂改制重组发展成为安徽迎驾酒业。2003年,国有股权完全退出迎驾酒业。2011年9月,迎驾公司整体变更设立迎驾贡酒股份有限公司,民营迎驾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

      2015年,迎驾贡酒登陆A股,成为安徽第三家白酒上市公司。

      据启信宝数据,目前迎驾贡酒的实控人为公司董事长倪永培,其通过迎驾集团持有公司39.19%的股份。

      公开资料显示,倪永培为全国当下唯一在任的“中国酿酒大师”,早在70年代,倪即进入迎驾贡酒前身的佛子岭酒厂,并于1986年出任酒厂厂长。

      作为一家民营酒企,迎驾贡酒目前的股权激励较为充分,目前,公司副总经理以上及内部董事均持有公司股份。并且,迎驾贡酒一直实施积极的利润分配政策。2015-2019年,公司股利支付率均高于60%;2017-2019年,迎驾贡酒的股息率位居白酒行业第一。

      正所谓“西不入川,东不入皖”,在白酒行业,安徽是公认的竞争激烈的省份。作为产酒大省兼消费大省,安徽市场白酒品牌众多,各家在各个价格带上“短兵相接”。

      招商证券曾在几年前指出,徽酒企业在20-100元价格带之间密集交错,“基本上每20元就能形成一个清晰的价格带,每个价格带都有强势品牌主导”。

      各家酒企贴身肉搏,也让徽酒市场进化出了“盘中盘”这一领先全国的白酒营销模式。

      所谓“盘中盘”,指的是企业视整个市场为“大盘”,视核心销售终端为“小盘”,利用核心终端“小盘”的辐射,启动整个市场“大盘”。

      在“盘中盘”打法流行的年代,坊间甚至传闻,徽酒企业的业务员会直接向烟酒店提供返点,让其下架竞争对手的产品。

      始于90年代后期的“盘中盘”打法塑造了安徽的白酒格局。一个明显的例子是,口子窖在几年间以此战法冲入了徽酒第一阵营。

      招商证券指出,虽然安徽白酒企业竞争激烈,但市场一直呈现分层竞争的特色。品牌和渠道都非常强的古井贡酒和口子窖把握第一梯度,占据80元以上价格带;迎驾贡酒、高炉家酒和宣酒等品牌占据40-60元价格带;金种子酒等品牌占据40元以下市场。

      2012年以后,白酒行业进入了一个调整期。在此期间,古井贡酒逐渐拉开了和“徽酒四朵金花”其他三家口子窖、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间的差距,奠定了自己徽酒“一超”的领先地位。

      2017年,古井贡酒占“徽酒四朵金花”总营收的比例已达到46.46%,归母净利润也在四家酒企中排名第一。至此,徽酒“一超多强”的市场格局已然形成。

      在2011年改组、迎驾集团变为第一大股东后的几年中,迎驾贡酒一直未能实现跨越式发展,只是将将维持住了徽酒“多强”的市场低位。2011-2015年,迎驾贡酒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年化增速仅为0.32%和4.29%。

      2015年,迎驾贡酒推出了瞄准100元以上价格带的“洞藏”系列酒。在2010年代后期白酒市场消费升级的趋势下,这一中高档品牌的推出,为迎驾贡酒未来的业绩爆发埋下伏笔。

      业绩反转

      今年前三季度,迎驾贡酒实现营业收入31.8亿元,同比增长42.6%;实现归母净利润9.6亿元,同比增长80.8%。

      对比口子窖、老白干酒(600559.SH)、金徽酒(603919.SH)等地产名酒,迎驾贡酒今年的业绩,可谓“鹤立鸡群”。

      同时期,口子窖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速为33.2%,老白干酒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速为7.0%,金徽酒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速为53.08%。

      迎驾贡酒42.6%和80.8%的营收与净利润增速,不仅“碾压”一众地产酒,也超出了今年二线次高端白酒业绩的平均水平(两项分别为38.6%和35.2%)。

      2021年,检验白酒业绩增长质量的“试金石”是对比2019年同期业绩。在这一项上,迎驾贡酒同样展现出了远超地产酒平均水平的增长能力。

      对比2019年同期,迎驾贡酒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为20.05%和60.33%。这一水平和同样今年涨幅较大的次高端白酒水井坊(600779.SH)相仿(两项增速分别为29.12%和56.49%)。

      复盘去年以来的白酒市场,发力中高端产品,是各大绩优酒企不约而同的选择。在迎驾贡酒的故事里,牵引营收和净利润高速增长的核心,正是前文提及的“洞藏”系列。

      号称“醉得慢、醒得快、有点甜”的“洞藏系列”,十分贴合迎驾贡酒“生态酿酒”的产地特色,是公司布局中高端价格带的主力产品之一(另一重要产品系列为2012年推出的生态年份系列)。

      在2015年推出“洞藏”品牌后,迎驾贡酒一方面完善年份产品矩阵,另一方面对该系列产品多次提价。主打100-500元价格带的“洞藏”系列,在2016-2019年间逐步打开了市场(年均复合增速超30%)。

      2020年,迎驾贡酒成为地产酒中为数不多保住净利润正增长的酒企,“洞藏”系列功不可没。据机构预计,“洞藏”系列的毛利率高达70%以上,甚至超过中高端酒平均毛利率(74%)。当年,洞藏系列的收入占比从19%提升至近30%,迎驾贡酒中高档白酒吨价,也同比提升15.83%至14.25万元/千升。

      进入2021年后,“洞藏”系列依然是拉动迎驾业绩高速增长的核心产品。前三季度,迎驾贡酒中高档白酒收入占比,已同比提升8.26个百分点至71.47%,其中洞藏系列收入占比已达40%。受益于高利润的洞藏系列放量,迎驾贡酒第三季度的综合毛利率同比增长10.49%,达73.37%。

      除了产品端打造了爆款系列,迎驾贡酒在渠道端的改革也是其业绩反转的重要原因。早在2017年,迎驾贡酒就针对旗下不同档次产品设立了专门的销售公司,同时推行一种名为“小商制”(即发展终端烟酒店成为经销商)的渠道模式。

      在这一模式下,迎驾贡酒的经销商快速增长,从2015年的636家发展至2020年的1259家,在下沉度和经销商增速上都领先于省内对手古井贡酒和口子窖。

      洞藏系列持续大卖的秘诀,某种意义上就隐藏在迎驾贡酒的渠道策略里。据机构调研,迎驾贡酒给予了洞藏系列渠道商较高的利润率,洞藏6年(11%)和洞藏9年(25%)的利润率都显著高于同价格带的古5、古8和口子6年、口子10年等竞品。

      进入2021年后,迎驾贡酒又推出了“223”营销战略,继续推进洞藏系列营销和渠道掌控力。2021年前三季度,迎驾贡酒省内和省外市场营收分别同比增长35.74%和16.72%

      “擒牛”的机构们

      2021年年初至今,迎驾贡酒累计涨幅达94.32%,年内最大振幅达126.28%。自2020年初以来,迎驾贡酒的股价经历了多轮涨幅超50%的主升浪。

      一只牛股能够诞生,离不开市场各方共同拉抬。在迎驾贡酒走牛的这两年里,哪些机构“唱了主角”?

      迎驾贡酒的业绩反转,大致发生在2020年二季度。

      2012-2019年,迎驾贡酒的年营收复合增速仅为1.7%。如果从上市后算起,2016-2019年,公司的年营收复合增速也仅为7.2%,在三线地产酒中都位居后段。

      2020年一季度,迎驾贡酒和部分上市酒企一样,业绩遭到疫情严重扰动,单季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3.5%和34.1%。

      不过到了2020年第二季度,迎驾贡酒就展现出了经营上的“韧性”。当季,迎驾贡酒营收同比下滑幅度收窄至17.30%,净利润增速则回正,为9.40%。

      5月下旬,国泰君安证券成为市场上最早“擒牛”的卖方机构。当月27日,国泰君安食品饮料团队发布迎驾贡酒深度研报,预计2020-2022年EPS至1.18、1.45、1.67,给予公司增持评级和2020年27元的目标价(对应23倍PE)。

      27元的目标价,较之迎驾贡酒当日收盘价(16.53元)有63.34%的上涨空间。和另一家券商4月下旬的迎驾贡酒跟踪研报相比,国泰君安给出了更高的2020年EPS(1.18对比1.03)和估值倍数(23倍对比18倍),给予公司的评级也高出一筹(增持对比审慎增持-A)。

      事后来看,国泰君安食品饮料团队也对本次底部推荐迎驾贡酒颇为满意。2020年8月31日,该团队在发布迎驾半年报点评研报时,直接在开头就喊出了“独家推荐黑马标的”。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不止,国泰君安团队今年在点评迎驾半年报和三季报时,仍要在标题里冠以迎驾“独家黑马”称谓。

      卖方有机构“底部推荐”,买方也有资金“准确抄底”。复盘迎驾贡酒2020年以来的股价走势,其分别在2020年3月下旬、2020年9月下旬和2021年3月下旬三次触达阶段性底部。而素有“聪明钱”之称的北上资金,在2020年一季度和2021年一季度都“精准”增持了迎驾贡酒。

      财报显示,2020年一季度,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(即陆股通)增持5209740股迎驾贡酒,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,持有11841473股。

      当年三季度,陆股通资金抛出了大部分迎驾贡酒股票,而后又在四季度开始加仓3994483股。2021年一季度末,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再度增持6020104股迎驾贡酒,以11360600股的持有数排名当季公司第四大股东。

      选择在2020年四季度增持迎驾贡酒的不止有北上资金。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,百亿私募迎水投资旗下四只产品迎水汇金15号、迎水月异9号、迎水晋泰1号和迎水合力14号均在四季度买进公司前十大股东,分别以381万股、301.84万股、293.10万股和270.77万股的持股数排名公司第五至第八大股东。

      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迎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。2020年7月,迎水投资“晋级”百亿私募。

      据私募排排网数据,迎水汇金15号、迎水晋泰1号、迎水月异9号和迎水合力14号四只产品均为股票主观多头基金,分别成立于2020年10月16日、2020年10月22日、2020年7月29日和2019年2月26日。四只私募产品均未公布任职投资经理、净值等进一步信息。

      从之后几次财报数据看,迎水投资可谓迎驾贡酒的“头号拥趸”。在2020年四季度买成前十大股东后,迎水旗下的月异9号和合力14号又在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两度加仓。

      迎水合计持股千万的四只产品,仅有月异9号在今年三季度小幅减仓10万股。这意味着,迎驾贡酒在今年二季度及三季度的两波涨幅超50%的主升浪,迎水的四只产品都“吃到”了。

      私募有“擒牛”高手,公募也有。Wind数据显示,在迎驾贡酒今年一季度末股价跌入年内底部区间时,市场上共有26只产品将迎驾贡酒买成前十大持仓(含被动投资基金和指数型基金)。

      例如,迎驾贡酒为工银瑞信新得利(以下简称“新得利”)2021年一季报第六大重仓。新得利当季持有209916股迎驾贡酒,并且季报数据显示当季该股持有数量较上季无增减。由此可知,新得利至迟在2020年四季度时即买入了超20万股迎驾贡酒。不过,综合迎驾二季度末股价和新得利二季报重仓股市值计算,该基金在今年二季度减持了迎驾贡酒。

      此外,浦银安盛基金的吴勇和泰康资产的宋仁杰都比较偏爱迎驾贡酒,二人旗下浦银安盛精致生活、浦银安盛战略新兴产业、泰康景泰回报、泰康品质生活、泰康策略优选等多只产品均将迎驾贡酒买入了前十大重仓。

    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热点新闻 - 科技资讯 - 人工智能 - 汽车要闻 - 财经动态 - 企业讯息 - 娱乐生活 - 股市动态

    CopyRight(C)2021 lazykej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 京ICP备16061888号-2

    联系我们:18703164441

    懒人科技网免费提供 科技、财经、人工智能、等资料均来自相关合作及互联网,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

    如有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客服。